关于我们 新闻资讯 产品展示 成功案例 联系我们
这一次不同主要是依据新的训练条令和新的作战
发布者:佚名浏览次数:
这一次不同主要是依据新的训练条令和新的作战流程

赵越来到别尔克乌已经三年了。和他聊起哨所才知道,那些在都市里听起来不可思议的事儿,在这里不过是家常便饭。

没有自来水,只有一口十几米深的浅水井,牲口喝人也喝,牛羊的粪便都渗进去,打上来的水浑浊还带着怪味儿,只能沉淀了再用;周围是沙漠没有通上电,只能依靠发电机,但在这样极热极冷的环境下,电压不稳,所以通常只有在吃饭的时候才用一用;人迹罕至的沙漠雪原,也是通信信号盲区,唯一能与外界联系的,就是一部军线电话。

从连队到哨所,只有30公里的路程,我们的车却开了快两个小时。不断有被沙漠掩盖的公路,下车挖沙等推土机,就耗费了很久。

中午抵达哨所时,炊事员魏柯安给大家准备了简单的饭菜和羊汤。刚端起碗,班长说了句:“这是我们最后一点肉了!全都拿出来炖了招待记者朋友们。”所有人都停了下来了,不忍去喝。班长哈哈大笑:“放心喝吧!这几年哨所的条件好了,我这是给你们开个玩笑呀!”大家松了口气,这才又端起碗。后来聊起天来,才发现这个玩笑的背后有很多辛酸往事。

别尔克乌哨所按理说每个月都有一次换防,但实际上却总是因为大雪封路没法实现。刮“闹海风”的时候,公路被沙子和积雪覆盖,只能用推土机来推。好多时候风大雪大,能见度只有一两米,连推土机都推不出路来,给养送不进去,外面的战友急得团团转,哨所的战士只能节省着吃,吃到最后只剩下耐存的土豆白菜,给养不到就只能每天吃土豆白菜,土豆白菜都吃完了,就吃火锅底料

有一年,已经是大年二十九了,路不通,哨所一点菜都没有了。营长打来电话:“今天无论如何,我都要给你们把菜送进去!”为了能吃上菜,赵越带着另一个战友,骑着马背着铁锹去迎,绕了很远的路,总算到了被封住的公路。两个人抄起铁锹就开始挖雪挖沙,生生挖出一条路,这才接到了菜。

新华社北京10月15日电 粉碎“四人帮”后,1977年10月,中共中央在《关于办好各级党校的决定》中指出,“要提倡理论密切联系实际的学风”。在中央党校开学典礼上,叶剑英作了《坚持和发扬理论联系实际的学风》的重要讲话。在这种历史背景下,1978年5月10日,中央党校内部刊物《理论动态》发表《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》的理论文章。11日,《光明日报》以“本报特约评论员”名义在头版发表,新华社当天发了通稿。12日,《人民日报》、《解放军报》以及《解放日报》等全文